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咫尺天涯

求能用心,求能用功,求能做好鼓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雾灵山的烟雨  

2009-09-15 16:21:36|  分类: 浪迹天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从雾灵山回来许久了,回想起来仍是挥不掉、走不出的烟雨。

     不论出发的方向是哪里,一起行走的伙伴总是最让人愉悦的。出行的队伍中有了小华,有了一般人就已经足够丰盛,再加上油光闪闪的J丸子、素素静静的叶子,这顿大餐就更加美味、更加可口了。对于蜗居来讲,三个人或四个人的旅行一样也可以精彩纷呈,一如当年的箭扣、当年的幽洲。

     相对于汽车,出行时更喜欢火车。拼死拼活的丸子最终还是没有赶上早班火车。西直门不但立交桥做的精致,地铁入口也变成了探索频道。当丸子还在地铁里奔波的时候,我们四个已经座在车厢里,一边看着短信,一边纳闷这孩子怎么不打车到地铁站那?睡过了?不会座地铁?拐了?

火车开了,丸子进站了。

在兴隆气车站见到红烧丸子的时候,距我们火车到站已经四个小时了。我们四个从火车站晃悠到县城中心,一路繁华的一塌糊涂,经过包子铺、杂货店、铁匠铺,在银行和税务局间徘徊:究竟哪个空调更凉快一些那!在茶楼里被鄙视后,我们甚至进了一家农贸市场,家庭妇男甚至还问了问菜价。我们集体意识到这样下去很无聊之后,迅速的窜进一家貌似很大的饭店,摆开架势准备腐败。饭店确实很大,服务员比吃饭的人还多,因为——就我们四个食客。很奢侈的点了几个菜谱上较贵的菜后,大家一改蜗居风格,吃的慢条斯理,吃的文雅卓佴。饭吃的很享受,一个大大的包间。

打我接到红烧开始,她就不停的念叨:“fen chefen chefen che”,一直念叨到座上面包车、进了饭店、开始饕餮,最终才知道fen che就是粪车,一辆经过粪池的车。在粪车上还吃了个茶叶蛋。外国人给的茶叶蛋。认识这么久,我还是听不明白有些人说的有些话。智商啊智商啊,快治治我的伤吧。

丸子挺义气,我们也挺义气,大家都挺义气。

我们气势汹汹的租了一辆面的,从饭店门口一直送到雾灵山顶上。一步道咱都不多走,出门就上车,上车就睡觉,下车就照相,照完就上车,上车再睡觉。出了北京咱就不算户外,算旅游了。

门票挺贵,老乡挺黑。

第一站就到了仙人塔,其实就是一条石棍子,老也不倒。从这里就能听到水声了,从山顶一流留下来,一直流到下面一个接一个的潭里。也就是从这里开始,感觉到了湿润,潮乎乎的,很舒服。从仙人塔往下走,据说有十八潭潭水,号称能找到全部潭的人是大福之人。我们试着向下走了走,路过了几个不知道算不算的上“潭”的水坑之后,就心满意足的往回走了。期间还遭遇一群马蜂,叶子英勇负伤。

为了方便第二天看日出,面包一直开到了雾灵山顶峰——歪桃峰。在来之前,我一直以为零五转播站和歪桃峰是两个地方。到了才发现,转播站就在歪桃峰的最高点。

更令人欣喜的是,一直阴沉沉的天忽然晴了起来,太阳也出来了!

很快的敲定了住处,还算干净的房间。尤其是卫生间特好,一排大窗户,上厕所的时候就能欣赏到落日,多失意啊!

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,迫不及待的出去看风景。

歪桃峰的顶部被修整成一个观景平台,视野极佳。放眼望去,天开地阔。可惜学过得古诗都不记得了,要不也可以整几句“荡胸成层云”之类的刹刹风景。

暮霭沉沉,山顶开始云雾缭绕。记得我们都曾试图用相机留下看到的美景,试了几次之后都觉得照不到景色的十之一二,索性开始一心一意的看景,看变换的云,看残缺的夕烟、看云雾中的群山,但当看到绝佳的景象时还是忍不住掏出相机卡嚓一番。倒是叶子的手机拍出来的相片还稍有几分景色,小有小的好啊。

很难准确的用文字描绘出当时的景象,只记得我们不停的在平台上走来走去,向东望、向西望、向南望、向北望,这边的云淡了,那边的云浓了,一会象战马、一会象雄狮。最美丽的是夕阳,在云层中进进出出,霞光四溢,所到之处,出人意料的惊艳。

云雾铺满峰顶之后,我们心满意足的回去腐败。

有一般人的日子,吃的不会太差。难能可贵的是,他总是带的最多,吃的最少,而且总是兴致勃勃、心满意足的看着你吃。我总有一种错觉,觉得一般人肯定养过猪。电视中的饲养员也总是兴致勃勃、心满意足的靠在猪圈的栏杆上看着猪,心里琢磨:好多好多肉啊!

我的牙签那?!啊!?我那正品瑞士军刀上的正品瑞士牙签那?!

把丢失牙签的痛投入到无限的斗地主中,投入到血腥的打手板中。尽管打小华时我一点都没使劲,小华的手还是肿了。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是牛顿还是老爱说的来着,但豆腐和钢板打起来还是不一样的,如果有选择的话,我还是希望打丸子而不是一般人。

睡觉了,明天一定要出太阳啊!

没有遗憾的旅程是不完整的。

   最终还是没能看到日出。
   清晨的雾灵山笼罩在漫无边际的云雾中,夹杂着若有若无的细雨。
   零五站的早餐还是很不错的。馒头管够。稀饭管够。煮蛋一只。小菜三碟。我干掉了四个馒头,女娃们也争气,每人最少干掉两个。
   腐败到底,继续包车。目标龙潭瀑布。
   攻略云,雾灵风景在西门。在通往西门和北门的三叉路口,我们还是决定先溜达到北门,再折回西门。91块大洋的门票啊!哪个门都不能少。
   三叉路口其实是个大停车场,还有个卖山货的食品店。
   此时的雨已经停了。山是绿色的,雾是白色的,雾拥着山,就有了仙山的味道。我们溜达着,雾也溜达着。感觉很美,恩,很美。
   雨又来了,细细的。雨披、冲锋衣披挂上阵。我一直当冲锋衣穿着的哥伦比亚冲锋衣好像不是冲锋衣,因为,因为它透气的同时把水也透进来了。和一般人达成共识,还是雨衣雨裤最实用。
   雨越下越密。最初还尝试着避雨,在路边的石头下,繁茂的树下,后来发现不但避不了什么雨,还极有可能被雷劈到时,我们就继续上路了。最主要的是我们都已经淋湿了,罐子已经破了,再破一点又有什么关系那。于是,清晨雾灵山的路上,一排红绿篮白的身影。
   雨终于汹涌起来。我们五个一字排开,每人站在一支树杈下面,煞是整齐的避雨。
   雨丝毫没有小的意思。再好的装备总是泡在雨里也是不行地,我们决定往回走,向西门出发。很快,我们就折回到了三叉路口,回到了食品店。回来的路上还玩了两次石头、剪子、布的游戏,一般人又输了,嘿嘿,记得那次珍珠湖露营玩扔石头的游戏时,一般人也输了,嘿嘿嘿。
   当别人在食品店里热火朝天吃泡面的时候,红烧丸子也在那热火朝天的拧她的袜子,动作娴熟、错落有致。泡面吃了一碗一碗,袜子拧了一水一水。那个上午,很多人都目击到这幅景象:一个长得还算标致的女娃座在食品店门口一丝不苟、专心致志的拧袜子。
   小凤买了雨披,我换了衣服,小华发够了呆之后,我们开始下山了。通往龙潭瀑布的路是一条石板铺就的小路,逶迤在茂密而又粗壮的树林中。路很滑,因为雨的缘故。小华很害怕,因为胆小的缘故。
   龙潭瀑布是开发的比较成熟的景区,有缆车上下。甚至还有高音喇叭。一路伴着钢琴曲走到了龙潭。雨,音乐,石板路,匆匆郁郁的树,觉得更加的美。
   一路上的景色象极了十面埋伏。
   过了龙潭就是长长的一段水路了。不断的过桥,跳石头。能听着流水声走路是件很愉快的事。穿着雨披在石头上合影。红、黄、篮、绿。
   绵绵的雨一直把我们送到了雾灵山的西门。
   面包、密云、三元桥,回家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